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網站首頁  走進仁壽  新聞中心  信息公開  辦事服務  公眾參與 
站內搜索
公示公告
當前位置: 網站首頁>>信息公開>>公示公告>>正文

                  違反疫情防控期間有關規定 要遭!

    近期武漢市暴發新型冠狀病毒引起的肺炎,此后疫情蔓延全國,給國家、社會和人民造成巨大的影響。對于本次疫情防控期間可能會涉及到的法律問題,眉山市司法局、眉山市律師協會組織律師成立了專項法律服務團,結合眉山市實際情況,對有關法律法規進行梳理,形成了18個問答。  

一、個人、企業、法人等組織違反疫情防控期間有關規定           

1.個人擅自離開隔離區與惡意逃離武漢,會承擔什么法律責任?

答:根據傳染病防治法規定,在中華人民共和國領域內的一切單位和個人,必須接受醫療保健機構、衛生防疫機構有關傳染病的查詢、檢驗、調查取證以及預防、控制措施。被隔離人員應當自覺遵守規定,服從管理,不得擅自離開隔離地點;其他人員不得擅自進入被隔離場所。           

《中華人民共和國傳染病防治法》第39條規定,拒絕隔離治療或者隔離期未滿擅自脫離隔離治療的,可以由公安機關協助醫療機構采取強制隔離治療措施。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治安管理處罰條例》的,由公安機關依法處理,引起甲類傳染病或者有傳播嚴重危險的,可以依法追究其刑事責任。(妨害傳染病防治罪、危害公共安全罪)。           

2.對于已經感染或疑似新型冠狀病毒的病人及密切接觸者,拒絕配合檢疫、隔離、治療,擅自離開隔離地區的,會承擔什么法律責任?

答:作為已經感染或疑似新型冠狀病毒的病人及密切接觸者,應該無條件執行衛生防疫機構依照傳染病防治法提出的預防、控制措施,配合隔離治療。           

拒絕配合的,可能涉嫌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三百三十條的規定,觸犯“妨害傳染病防治罪”,最高判刑七年。           

拒絕接受檢疫、強制隔離或治療的,過失造成新型冠狀病毒傳播,情節嚴重,危害公共安全的,可能涉嫌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一百一十五條第二款的規定,觸犯“過失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最高判刑七年。           

故意傳播新型冠狀病毒病原體,危害公共安全的,可能涉嫌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一百一十四條、第一百一十五條第一款的規定,觸犯“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最高判刑死刑。           

3.疫情防控期間個人聚集賭博行為和茶樓等提供賭博場所的,將承擔何種法律責任?

答:根據《四川省禁止賭博條例》第二條凡以財物作賭注比輸贏的活動,都是賭博行為。任何形式的賭博都是違法行為,必須嚴厲禁止,堅決取締。《治安管理處罰法》第七十條規定,以營利為目的,為賭博提供條件的,或者參與賭博賭資較大的,處五日以下拘留或者五百元以下罰款;情節嚴重的,處十日以上十五日以下拘留,并處五百元以上三千元以下罰款。以營利為目的,聚眾賭博或者以賭博為業的依據《刑法》第三百零三條以賭博罪,開設賭場罪論處。           

4.餐飲單位和個人在疫情防控期間組織群體性聚餐活動(含農村自辦群眾性宴席),將承擔何種法律責任?

答: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傳染病防治法》《四川省市場監督管理局等3部門關于加強疫情防控期間群體性聚餐監管的緊急通知》(川市監發〔2020〕5號)等有關法律法規及文件要求,即日起禁止任何餐飲單位和個人舉辦任何形式的群體性聚餐活動(含農村自辦群眾性宴席),已經訂餐的應盡快取消或延期舉辦。對于在疫情防控期間違規組織群體性聚餐活動的舉辦者、承辦者等相關責任人,依據《傳染病防治法》有關法律法規依法查處。           

5.任何個人和組織利用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制造、傳播謠言的,會承擔什么法律責任?

答:散布謠言,謊報險情、疫情、警情或者以其他方法故意擾亂公共秩序的。涉嫌違反《治安管理處罰法》第二十五條規定,可處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可以并處五百元以下罰款;情節較輕的,處五日以下拘留或者五百元以下罰款。           

編造與新型冠狀病毒疫情有關的虛假、恐怖信息,或者明知是編造的此類虛假、恐怖信息而故意傳播,嚴重擾亂社會秩序的,可能涉嫌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九十一條之一的規定,觸犯“編造、故意傳播虛假恐怖信息罪”“編造、故意傳播虛假信息罪”,最高判刑十五年。           

利用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制造、傳播謠言,煽動分裂國家、破壞國家統一,或者煽動顛覆國家政權、推翻社會主義制度的,可能涉嫌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一百零三條第二款、第一百零五條第二款的規定,觸犯“煽動分裂國家罪”“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最高判刑十五年。           

6.個人或組織“硬核”封路,會承擔什么刑事責任?

答:為防止新型冠狀病毒疫情蔓延,未經批準擅自設卡攔截、斷路阻斷交通等行為,可能涉嫌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一百一十七條、第一百一十九條的規定,觸犯“破壞交通設施罪”“破壞交通工具罪”,最高判刑死刑。           

7.未取得醫師執業資格非法行醫,會承擔什么刑事責任?

答:未取得醫師執業資格非法行醫,造成已被感染病人、病原攜帶者、疑似病人貽誤診治或者造成交叉感染等嚴重情節的,可能涉嫌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三百三十六條第一款的規定,觸犯“非法行醫罪”,最高判刑十五年。           

8.以暴力、威脅方法阻礙國家機關工作人員、紅十字會工作人員依法履行為防治新型冠狀病毒疫情而采取的防疫、檢疫、強制隔離、隔離治療等預防、控制措施的,會承擔什么刑事責任?

答:以暴力、威脅方法阻礙國家機關工作人員、紅十字會工作人員依法履行為防治新型冠狀病毒疫情而采取的防疫、檢疫、強制隔離、隔離治療等預防、控制措施的,可能涉嫌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七十七條的規定,觸犯“妨害公務罪”,最高判刑三年。           

9.在疫情防控期間,強拿硬要,任意損毀、占用公私財物,或者在公共場所起哄鬧事的,會承擔什么刑事責任?

答:在預防、控制新型冠狀病毒疫情期間,強拿硬要或者任意損毀、占用公私財物情節嚴重,或者在公共場所起哄鬧事,造成公共場所秩序嚴重混亂的,可能涉嫌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條的規定,觸犯“尋釁滋事罪”,最高判刑十年。           

在預防、控制新型冠狀病毒疫情期間,聚眾“打砸搶”,致人傷殘、死亡的,可能涉嫌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八十九條、第二百三十四條、第二百三十二條的規定,觸犯“故意傷害罪”“故意殺人罪”,最高判刑死刑。對毀壞或者搶走公私財物的首要分子,可能涉嫌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八十九條、第二百六十三條的規定,觸犯“搶劫罪”,最高判刑死刑。           

10.在疫情防控期間,生產偽劣防止、防護產品(如口罩),會承擔什么刑事責任?

答:在預防、控制新型冠狀病毒疫情期間,生產、銷售偽劣的防治、防護產品、物資,或者生產、銷售用于防治傳染病的假藥、劣藥,構成犯罪的,可能涉嫌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一百四十條、第一百四十一條、第一百四十二條的規定,觸犯“生產、銷售偽劣產品罪”“生產、銷售假藥罪”“生產、銷售劣藥罪”,最高判刑死刑。           

在預防、控制新型冠狀病毒疫情期間,生產用于防治新型冠狀病毒的不符合保障人體健康的國家標準、行業標準的醫療器械、醫用衛生材料,或者銷售明知是用于防治新型冠狀病毒的不符合保障人體健康的國家標準、行業標準的醫療器械、醫用衛生材料,不具有防護、救治功能,足以嚴重危害人體健康的;醫療機構或者個人,知道或者應當知道系前款規定的不符合保障人體健康的國家標準、行業標準的醫療器械、醫用衛生材料而購買并有償使用的,可能涉嫌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一百四十五條的規定,觸犯“生產、銷售不符合標準的醫用器材罪”,最高判刑無期。           

11.在疫情防控期間,商家哄抬物價,發國難財,會承擔什么法律責任?

答:違反國家法律法規和政策,從零售商店或者其他渠道套購緊俏商品,就地加價倒賣、壟斷貨源、哄抬物價、牟取暴利,此種行為是嚴重的擾亂市場經濟秩序的行為,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價格法》第14條、《價格違法行為行政處罰規定》第6條、第10條的規定,對不執行法定的價格干預措施、緊急措施,責令改正,沒收違法所得,可以并處違法所得5倍以下的罰款;沒有違法所得的,可以處10萬元以上100萬元以下的罰款;情節嚴重的,責令停業整頓。經營者為個人的,對其沒有違法所得的價格違法行為,可以處10萬元以下的罰款。對壟斷貨源、囤積居奇、牟取暴利的,處以通報批評、限價出售商品、強制收購商品、沒收非法所得、沒收銷貨款、罰款、責令停業整頓、吊銷營業執照等處罰。           

違反國家在預防、控制新型冠狀病毒疫情期間有關市場經營、價格管理等規定,哄抬物價、牟取暴利,嚴重擾亂市場秩序,違法所得數額較大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的,可能涉嫌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二十五條第(四)項的規定,觸犯“非法經營罪”,最高判刑十五年。           

12.、假借疫情,發布虛假商品廣告,會承擔何種刑事責任?

答:廣告主、廣告經營者、廣告發布者違反國家規定,假借預防、控制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的名義,利用廣告對所推銷的商品或者服務作虛假宣傳,致使多人上當受騙,違法所得數額較大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的,可能涉嫌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二十二條的規定,觸犯“虛假廣告罪”,最高判刑二年。           

13、違法排放、傾倒或者處置含傳染病病原體的廢物、有毒物質的,承擔何種刑事責任?

答:違反傳染病防治法等國家有關規定,向土地、水體、大氣排放、傾倒或者處置含傳染病病原體的廢物、有毒物質或者其他危險廢物,造成突發傳染病傳播等重大環境污染事故,致使公私財產遭受重大損失或者人身傷亡的嚴重后果的,依照刑法第三百三十八條的規定,以重大環境污染事故罪定罪處罰。           

二、國家機關工作人員違反疫情防控期間有關規定           

14.行政機關工作人員在疫情防控期間違反有關規定,應承擔何種紀律責任?

答:根據《行政機關公務員處分條例》行政機關公務員違反法律、法規、規章以及行政機關的決定和命令,應當承擔(一)警告(二)記過;(三)記大過;(四)降級;(五)撤職;(六)開除的紀律責任

15.隱瞞、緩報、謊報疫情的,應承擔何種刑事責任?

答:在預防、控制突發傳染病疫情等災害期間,從事傳染病防治的政府衛生行政部門的工作人員,或者在受政府衛生行政部門委托代表政府衛生行政部門行使職權的組織中從事公務的人員,或者雖未列入政府衛生行政部門人員編制但在政府衛生行政部門從事公務的人員,在代表政府衛生行政部門行使職權時,嚴重不負責任,導致傳染病傳播或者流行,情節嚴重的,依照《刑法》第四百零九條的規定,以傳染病防治失職罪定罪處罰。           

16.負有防治職責的國家機關工作人員,濫用職權或者玩忽職守的,應承擔何種刑事責任?

答:在預防、控制突發傳染病疫情等災害的工作中,負有組織、協調、指揮、災害調查、控制、醫療救治、信息傳遞、交通運輸、物資保障等職責的國家機關工作人員,濫用職權或者玩忽職守,致使公共財產、國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損失的,依照《刑法》第三百九十七條的規定,以濫用職權罪或者玩忽職守罪定罪處罰。           

17.國有公司、企業、事業單位的工作人員,在預防、控制突發疫情的工作中,嚴重不負責任或者濫用職權,應承擔何種刑事責任?

答:國有公司、企業、事業單位的工作人員,在預防、控制突發傳染病疫情等災害的工作中,由于嚴重不負責任或者濫用職權,造成國有公司、企業破產或者嚴重損失,致使國家利益遭受重大損失的,依照刑法第一百六十八條的規定,以國有公司、企業、事業單位人員失職罪或者國有公司、企業、事業單位人員濫用職權罪定罪處罰。           

18.貪污、侵占賑災款物或者挪用歸個人使用的,應承擔何種刑事責任?

答:貪污、侵占用于預防、控制突發傳染病疫情等災害的款物或者挪用歸個人使用,構成犯罪的,分別依照《刑法》第三百八十二條、第三百八十三條、第二百七十一條、第三百八十四條、第二百七十二條、第二百七十三條的規定,以貪污罪、侵占罪、挪用公款罪、挪用資金罪定罪,依法從重處罰。           

關閉窗口
關于我們 網站地圖 聯系我們 網站糾錯

主辦單位:仁壽縣人民政府辦公室 聯系電話:02836201212  網站標識碼:5114210002

版權所有:仁壽縣人民政府辦公室   蜀ICP備08008128號  川公網安備 51142102511484號
3d字谜 排列三计划软件 magnet 韩国快乐8不开了吗 福建11选5最新走势图 股票配资平台l选一直牛 那个台子有贵州十一选五 有没有正规的股票配资平台 福彩3d开奖 黑龙江的11选五的漏洞图 上港集团股票行情 山西十一选五走势图直选 19051937期河北11选5 短线炒股 平特一肖免费资料选料 破解重庆幸运农场技巧 乐股配资 吉林快三新玩法走势图